人际关系
当前位置:首页 > 人际关系

职场称呼,OKR不是万能钥匙。我相信“效果为王”

时间:2020/6/29 9:12:06   作者:www.wyxch.group   来源:网络   阅读:39   评论:0
内容摘要:有些人行动不便,活动空间很小。相反,他们做了很多事情。大多数人都很容易在世界各地移动和奔跑,但事实上,他们一年能完成的事情很少。18世纪末,英国政府决定向澳大利亚分配罪犯,并雇佣私人船主运送囚犯。根据船上囚犯的实际人数,政府向船东支付了费用。英国政府很快发现囚犯的平均死亡率高达1...

有些人行动不便,活动空间很小。相反,他们做了很多事情。大多数人都很容易在世界各地移动和奔跑,但事实上,他们一年能完成的事情很少。

18世纪末,英国政府决定向澳大利亚分配罪犯,并雇佣私人船主运送囚犯。根据船上囚犯的实际人数,政府向船东支付了费用。

英国政府很快发现囚犯的平均死亡率高达12%,最严重的是37%。政府想出了许多办法,如派遣监督员、派遣医生、为囚犯制定生活标准、教育船东等,来解决死亡问题。

最终,英国政府被迫改变了一套支付标准——根据澳大利亚岸上囚犯的数量,囚犯的死亡率很快下降到5%以下。

自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中国已有数万名省、市、县三级高考状元。但如今真正进入社会精英阶层的“高考状元”并不多,大多已经变得平庸。

上世纪80年代末的一位省高考冠军曾说:“当我回首往事时,突然发现,我一生的努力都是被动的考试指导和考核指导,这只是为了让身边的人满意。我不敢让自己进入别人设定的行为模式……”

“目标管理”的概念是彼得·德鲁克发明的。绩效管理的具体操作有两种方法:一是通过关键绩效指标(KPI)将目标转化为每一个绩效指标;二是通过目标和关键绩效指标(OKR)将目标转化为每一个小目标的积累。

在我看来,KPI绩效管理就像“程序员编写代码”。系统如何工作取决于你写的东西。OKR性能管理就像“人工智能工程师设计算法”。系统可以根据数据和场景自动学习和演化。

目前,Google、Intel、Facebook、pinduodo和今天的头条新闻都依赖于OKR算法思维。

彼得·德鲁克有句名言:“有些人行动不便,活动空间很小,但他们做了很多事情。大多数人都很容易在世界各地移动和奔跑,但事实上,他们一年能完成的事情很少。”

如果我们只考虑“效率”这个维度,没有人能拼出计算机。那么,计算机的超效率是如何工作的呢?

清华大学石元春教授从事计算机研究已有30年,他最深的经验是“寻址”。

例如,你给人工智能机器人的指令是:帮我拿客厅茶几上的白糖盒。计算机将快速找到客厅的相应房间位置、茶几的相应家具位置、白糖箱的相应空间位置,然后根据“动作优先级排序”和“统一规则(算法)”确定实现目标的最短路径。

做同样的事情,团队中不同的人对目标位置的估计、不同的人的资源、能力和自私的原因不同,在行动的优先级上也有很大的差异,所以统一的行动规则和原则很难实施。

例如:为了“提高客户满意度”,当客户的饮料杯达到1/3时,必须为客户继续,否则会影响KPI考核和奖金。因此,当员工“过度服务”时,顾客只喜欢喝足够的酒,这会损害顾客体验。

KPI管理方法,其实就是模仿“计算机思维”,将一个总目标不断分解到各个环节,对“目标位置”进行量化实施,希望达到“部分之和大于整体”的积极效果,但在过去,这是违背愿望的。

2016年,索尼负责机器人研发的董事总经理tosui Lizhong发表了一篇轰动一时的文章《绩效管理摧毁索尼》,指出基于关键绩效指标的日本公司和基于关键绩效指标的日本社会正在“变成僵尸”,“创新基因正在死亡”。

核心思想是基于KPI的管理,它使研发人员失去了内部创新的积极性,而去执行外部的考核指令;忽视了产品质量检验和“老化处理”等短期内难以见效的工作,而为了完成绩效考核,几乎所有人都只提出了容易实现的低目标……”

然而,华为引入了大量日本工程师和日本KPI管理,强调“不要再发明轮子”,“超过30%的创新是浪费”。相反,许多“黑色技术”诞生了,包括麒麟芯片,这些芯片起初毫无用处,后来帮助华为在智能手机市场获得巨大优势。

在这里,我想提供一个新的维度来衡量目标管理的有效性——有些工作强调“准确和正确”,比如装配线车间、市场营销等,适合于目标量化;有些工作强调“模糊和正确”,比如技术研发,适合于目标量化放大。管理者和员工职场称呼都需要掌握正确的平衡。

曾几何时,华为的销售部门招聘了一名出色的员工。在加入公司后的几天内,公司就给老板任正非发了一本万字的书,谈公司的战略。

很明显,你的工作是追求“准确和正确”,也就是说,业绩数字。你只是想扩大你的目标。这不丢人吗?

2014年2月,Facebook决定出价190亿美元收购只有55名员工的WhatsApp。如果从“绩效回报”的角度来考虑,马克·扎克伯格是疯了,应该去精神病院。

然而,扎克伯格认为此次收购的目标是“连接世界上所有人”,因为WhatsApp连接的是移动端的人,而移动端的人不同于网络端的Facebook。这是“模糊的权利”。原来扎克伯格是对的。马化腾曾经后悔没有做决定,错过了WhatsApp。

管理艺术的本质在于目标管理的深度和距离,目标管理可以是“模糊的、正确的”、把握不好的、准确的、错误的。

如今,由于微信的实时交流,很多时候下班回家后,你也不得不考虑工作。即便如此,我们工作的效率和效力往往不令人满意。

你太忙了,忘了活。你从来没有牛顿,爱因斯坦,爱迪生,特斯拉,乔布斯,洛克菲勒,金庸或刘瓷欣。

回顾过去,你总是忙得没有好结果。最后,你失去了时间。在你想你想要什么之前,你会变老的。

风险投资家杜尔(John duer)很久以前就开始用OKR来反思自己的工作和生活。O是正确的目标,K是关键,R是结果,OKR是目标和关键结果。

OKR的原型是从安迪·格罗夫(Andy Grove)上世纪70年代加入英特尔时继承下来的,此后他在硅谷大力推广和改进OKR。如今,除了谷歌、亚马逊等大公司外,更多的初创企业也喜欢OKR,这不仅是因为它与业绩无关,还因为目标明确明确。

谷歌实验室制造了无人驾驶汽车、谷歌眼镜和Wi-Fi气球,可以在平流层中漫游。有了这么多的成就,不仅有这么多聪明人,还因为人们相信做一件事比做一件事好10倍要容易得多。

你我要做的新工作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做一些小的改进,比如改变生产方式,这样我们只能取得10%的进步;另一个是重新开始,尝试另一种或多种方式,10倍的目标迫使你带着勇气和创造力走上聪明的捷径。

拉里·佩奇曾经说过,“我想设定一个去火星的目标,即使不符合标准,我们也可以去月球。这也使月球探测成为可能。”

《原则》的作者芮大略要求公司每个员工每季度为自己设定一个或几个目标,并衡量这些目标是否能取得关键成果。这些词统称为OKR。

每个人的OKR都会放在自己的网页上,大约半页长,你可以看到。如果有人没有秋千,一目了然。即使没有人催促你,你也会尴尬地看到你网站上的空白。

在每个季度末,每个人都会为他们的目标完成情况打分。如果他们已经完成了部分进球,得分是0到1之间的数字。如果他们还没有完成部分进球,比分是0。

芮达里奥强调,每个人的目标都应该具有挑战性。如果有人总是达到目标,并不意味着他工作得很好,但他的目标太低了。每个人都能充分展示自己的工作效果,避免了很多无效的沟通和不必要的猜疑,避免了很多弯弯曲曲达到目的的结果。

约翰杜尔甚至会在个人生活中使用OKR,比如管理家庭幸福指数。他发现晚餐对家庭幸福至关重要,因此他设定了更多家庭团聚的目标,并将每月至少20顿家庭晚餐作为关键结果。最终达到15次,完成率70%,基本达标。

OKR可以作为各种目标背后的管理支持,可以覆盖人类的各种活动,因此任何重要的事情都可以被衡量。

error

特别提醒:本网站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是传递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本网站同意其观点。其原创性及文中所述文字内容均未经本网站确认。我们对本条款及其全部或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网站不承担侵权的直接责任和连带责任。如果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本网站将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网友转发请注明出处(http://www.wyxch.group),谢谢合作!

本站关键词:职场法则,职场礼仪,职场心理学,职场励志小故事,职场潜规则,职场英语,女性职场必修课,职场电视剧,职场故事,职场笑话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